Advertisements


要說人生贏家莫過於長命、健康、衣食無憂、子孫滿堂、家庭幸福。這位老太太已經103歲了,但她仍然可以自己種菜、逗孫子,生活安逸,五個孩子都非常孝敬她,對此,她都非常滿足,可以說是人生贏家無疑了。

「我伺候著俺娘,別人也沒有時間。平時我就弄個掛麵,弄個雞蛋,買個蘋果,買個香蕉給她吃,這不是今天我沒撈著空,去嘎(方言:割)了點草喂油(方言:牛),趕集去給買了幾個柿子(番茄),幾個香蕉。」長壽老人謝洪蘭的兒子,今年69歲的周會剛說,母親平時主要就是以麵條、桃酥、饅頭為主,她想吃什麼,就給買什麼吃,沒難為(方言:吃得不好的意思)著她。

Advertisements

103歲奶奶謝洪蘭

「俺這個大兒怪孝順,天天伺候著我,想吃什麼他就給我買什麼。他媳婦死得早,自己拉拔兩個孩子不容易啊。俺二兒、二兒媳婦也都怪孝順,沒事就來看看我,給我做好吃的,活麼大年紀,我沒想到還能這麼享福啊。」7月19日,在山東省日照市莒縣洛河鎮黃嶺村,今年103歲的奶奶謝洪蘭說,自己躺在床上起不來,年齡大了,靜給兒女添麻煩,心裡試著怪不好意思的。

Advertisements

百歲奶奶謝洪蘭坐在床上

「俺娘年紀大了,沒有牙了,我就弄點軟和的她吃,她也願意吃青菜,我就炒個小冬瓜、熬個架子菜、熬個雞蛋她吃,反正就是孬好的摻和著她吃。」周會剛介紹,母親很好伺候,基本上不挑食,豬肉、雞蛋啥的她都吃,青菜就是吃當地的時令蔬菜,茄子、豆角、土豆、白菜、蘿蔔啥的。桃酥、餅乾等點心,主要就是當零食吃,想吃了就隨手摸個吃,其它的營養品、養生保健品從來不吃。

Advertisements

百歲奶奶謝洪蘭,左為她的大兒子周會剛

「肉吃的不多,炒菜的時候,我放上豬肉,她吃的不多,說喜歡吃菜。有時候我炒菜擱花生油擱多了,她還嫌乎,鹽也不讓我擱多了。」周會剛說,母親喜歡吃新鮮的青菜,飯量還行,有時候能吃一大碗青菜,還能再吃上一個饅頭,還喜歡喝牛奶。吃雞蛋的時候,主要是洋柿子(番茄)湯,煮蛋雞、蛋雞花(雞蛋茶)她還不大親(喜歡)。

Advertisements

慈祥的謝洪蘭奶奶

「俺娘一天吃三頓飯,也沒大有數,反正就是摻和著零食吃點,家裡牛奶、桃酥、餅乾常年不斷。年齡大了,就和小孩似的,想吃了就吃點,一天也沒個數。」周會剛介紹,家裡的水果、牛奶、點心啥的常年不斷供,弟弟家、孫子家都經常來送好吃的,這方面是缺不著,現在生活好了,條件也好,吃的方面是沒有問題的。

Advertisements

謝洪蘭奶奶講述她的過去

「俺娘早上四點多就起來了,五點就吃早飯了。我以前趕集了,給人家買個豬啊,買個油(方言:牛)的(當豬經紀、牛經紀),我起得早,天明就走了,她也跟著我生活習慣了。」周會剛說,自己年輕的時候,在農村當過豬經紀、牛經紀,經常起早趕集,所以吃飯比別人家要早,這些年來,母親一直跟著她生活,也習慣了這樣的生活節奏,每天上午十一點就吃完午飯,下午五點就吃完晚飯了。

Advertisements

大兒子周會剛在百歲母親床前聊天

百歲奶奶謝洪蘭有五個孩子。老大是女兒,今年72歲;老二是兒子,今年69歲;老三是女兒,今年67歲;老四是兒子,今年66歲;老五是女兒,今年64歲。「俺姐姐腿疼厲害,俺二妹妹也有病,小妹妹身體也不大好,不是這來疼就是那來癢癢的,平時來得少,就我這身體好。」周會剛介紹,現在就是他和母親住在一起,照顧著母親的日常生活起居和一日三餐。

Advertisements

百歲奶奶謝洪蘭現在就這樣坐在床上

「我搗鼓(家庭情況)的不大好啊,娘們(老婆)有神經(精神疾病)沒有了,一個閨女一個兒都怪好的,喃喃到了20來歲的時候,閨女和兒都神經不好了,現在閨女出門子了,還到處胡跑,兒這不是還在縣神經醫院裡,常年在那裡,到現在四年了。」周會剛說,自己在37歲的時候妻子就沒有了,別人都說要給他再介紹個娘們(老婆),他沒同意,當時孩子還小,各方面都很正常,他不想給孩子找個後媽,沒想到了到了20來歲的時候,兩個孩子都犯了精神疾病。

Advertisements

百歲奶奶謝洪蘭的家

「我虧著沒找娘們,要是找了的話,孩子這樣,人家會說是讓後娘氣的。」周會剛介紹,自己慶倖當時沒有再婚找老伴,沒有犯下包團(方言:別人的口舌、風涼話),當時兩個孩子還小,人家說兒子隨爹,女兒隨她娘,這怎麼兩個孩子都隨他娘呢,很是奇怪。不過,現在也慶倖當時沒為孩子找後媽,賺了個好名聲,要不得後悔一輩子,自己的命不好,怨不得別人。不過現在兩個孩子都不在身邊,他自己照顧著母親,也算是比較幸福了。

Advertisements

二兒媳婦解紅花,給百歲婆婆吃水果

「俺娘姊們七個,她是六份來,現在就還她自己了。俺一個舅,五個姨,現在都沒有了,俺舅是活到了88歲,五個姨都是活到了八九十歲沒有的。」周會剛說,母親娘家門上的人活得年齡都比較大,姥姥是活到了90多歲沒有的,在當時這個年齡,應該算是比較長壽了。姥爺去世的早,他記不清是多大了。

大兒子周會剛陪著百歲母親聊天

「俺娘不喝茶、不吸煙,也不喝酒,就是能幹活。前些年,天天背著個筐頭子,上坡裡薅草、拾柴火,你不讓她幹,她還不願意。前年,100歲的時候,她還上坡薅草,還種著個小菜園,家裡吃的菜基本上不用買。」周會剛介紹,母親這一輩子別也沒有愛好,就是愛幹活,一霎霎也閒不住,就像哪輩子沒撈著活幹似的,有時他都感覺非常佩服母親的勞動精神。

百歲奶奶謝洪蘭在吃水果

「俺娘小時候沒裹小覺(腳)啊,她8歲那年,噶(割)麥子的時候,一個覺(腳)叫鐮刀把覺(腳)後跟噶(割)了去了,走起路了一瘸一瘸地。現在她走不了,就是從那個覺(腳)發作的,那條腿走不動了,要不還能走路呢。」周會剛說,自己有時就和母親開玩笑說,虧著小時候割著腳了,現在舅和姨都沒有了,數著她活得壽命長,要不小時候裹腳,光受罪就受(死)是了。

二兒媳婦解紅花為百歲婆婆梳頭

「我23歲的時候,沒有俺爺(方言:父親)了,這個家庭全部是俺娘搗鼓(支撐)的。俺爺(爹)沒有那年才61歲,俺小妹妹才8歲。」周會剛說,父親去世後,母親就成了一家之主,家裡大事小事都是母親支撐著,一個人拉拔大了七個孩子,直到成家立業,母親地裡的活也幹,家裡的活也幹,既當爹又當媽,實在是太不容易了。

大兒子周會剛在燒飯

「俺娘來(結婚)那年,就28歲了,當時來了就當了後娘。她娘家是莒縣安莊鎮謝家南湖村,她為什麼那麼晚才結婚呢,就是因為小時候(覺)腳後跟讓鐮刀(嘎)割去了,情個(一直)找不到婆婆家了。」周會剛介紹,父親當時有個媳婦,有病去世了,留下了一個兒子,一個女兒。父親當時背著3歲的兒子,殺樹為去世的妻子做壽材,結果在殺樹的時候,兒子不小心被樹砸斷了胳膊,過了不久就病死了。

二兒媳婦解紅花為百歲婆婆端上飯菜

「俺娘不是沒有覺(腳)後跟嗎,沒有要的(找不到婆家),人家就介紹給了俺父親,說去當個後娘,做個飯吧,這不是來了就當了後娘,生下了俺這五個孩子。俺那個大姐後來出門子(出嫁)上了東北,後來回來一回,現在也聯繫不上了,也不知道什麼情況了。」周會剛說,母親這一生,磕磕絆絆,出門子就當了後娘,父親又去世地早,為了養大他們姊們幾個,真是受那罪了。

大兒子周會剛給百歲母親喝水

「我早日來還要飯了啊,那時候我才十三歲,跟著俺哥哥,上十字路(莒南縣)那裡一個好人家領大米、小米,一個人20斤,領來家過年。在相邸公社杜家嶺(莒南縣),那裡人可好了,人家還給俺肉湯哈。」謝洪蘭奶奶聽到我們在講她的過去,插話說,還是現在的日子好,過得安頓(安定),吃得好,穿得好,想吃什麼有什麼。鬼子來的時候,把家裡的煎餅都給搶了,糧食都點上火給燒了,晚上也不敢在家睡覺,還是現在社會好啊。

周會剛喂牛

「俺娘身體還怪(很)好,很挺脫(方言:健康、結實的意思)就是那條沒有腳後跟的腿不行了,站不起來了。吃飯也能吃,現在耳朵也不聾,眼也還行。」周會剛介紹,母親從年輕時就能幹活,走集體的時候,她下地幹活,拾棉花、切地瓜、摘穀子、摘黍子,在隊裡那是數著得著的了,用扁擔挑糧食,比有的老爺們都能幹。

大蒜

「俺娘這些年來,天天離不開大蒜,正好我也愛吃大蒜,一年剛吃大蒜得三十多把。 」周會剛說,他每年都得種大蒜,有時自己種的大蒜都不夠吃,按照一把大蒜2斤計算的話,一年得吃60多斤大蒜。大蒜的吃法,就是用黃瓜拌個涼菜,有時做個蒜泥,有時也吃蒜瓣,就是愛吃那個蒜味,吃肉的時候,吃點大蒜還很對胃口。

周會剛站在家門口,一隻小狗在汪汪叫

「俺娘這麼大年紀了,也是俺們兒女的福氣啊,就是給她做點飯,也不用喂,她自己就能吃,也沒有什麼大毛病,這就很好了。」周會剛介紹,弟弟、弟媳婦都很孝順,沒事就來看看母親。因為他現在自己過日子,所以就和母親住在一起,也順便能照顧好母親。他說,人家上山燒紙上香的求平安,他覺得自己這樣照顧著母親,比那樣實在,在母親活著的時候,讓她吃好喝好,比去世的時候,在墳前祭祀更真實。

 

 

 

更多好看文章,點擊這裏加入我們的社區小組交流

Facebook 留言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