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vertisements


慈母手中綫,游子身上衣。如果説父親是孩子的支柱,那母親一定是孩子心靈的輔導師。這世上,唯有父母的恩情,是償還不了的。

鄒翃燕是武漢江漢大學,實驗師范學院的老師,也是一位偉大的媽媽,

獨自撫養患有腦癱的兒子丁丁長大,並考上哈佛大學。

第一次做母親,鄒翃燕喜悅萬分,懷孕的過程很艱苦,她曾數次暈倒在講臺上,

為了保證孩子在肚子裡健康生長,改變愛睡懶覺的習慣,天天早起讀詩;

買最新鮮的食材,自己做自己吃,吃了吐吐了吃。

Advertisements

在孩子出生,因醫生失誤,導致她的兒子宮內窒息,嚴重缺氧,成了重症腦癱兒,

醫生建議「這個孩子沒有搶救價值了,將來非傻即癱。我建議你們放棄。」

丈夫也勸告她,「別要這個孩子了,將來會拖累我們一輩子。」

鄒翃燕不顧丈夫的反對,堅持要生下孩子:

「不行!我要把孩子生下來!他的小腳丫曾經那麼用力地踹我的肚皮,他

的小心臟和我的心臟一起律動。我曾經承諾要把他帶到人間,同喜同悲。」

Advertisements

丁丁自出生起小腦運動神經受損,1歲時,雙手不會捏握,2歲時才能站立,3歲時還不會走路...... 

鄒翃燕想盡辦法幫助丁丁克服身體缺陷給學習帶來的障礙。

儘管鄒翃燕的工資不高,還是沒有放棄對兒子的治療,她每天打好幾份兼職,

晚上帶孩子去就病,甚至把自己訓練成按摩師,一有時間就給兒子按摩,

上班有午休時間就回家陪兒子玩撕紙遊戲,開發智力。

由於丈夫無法接受腦癱的孩子選擇和鄒翃燕離婚,一個人照顧孩子,她身上的擔子更重了。

Advertisements

離婚並沒有影響鄒翃燕對兒子的愛,每天日復一日的陪孩子做恢復治療。

孩子學得慢,就讓孩子先學,從一歲起鄒翃燕每天堅持帶丁丁讀書,不到兩歲,

孩子就認識了100多個漢字。上學後,鄒翃燕卻從不輔導孩子功課,也從不逼孩子上培訓班,

讓丁丁自己花力氣學。成績一開始是倒數,後來竟變成了名列前茅。

在媽媽的精心陪伴下,2007年,丁丁以660分的高分考入了北京大學環境科學與工程學院,

2010年,丁丁又跨專業考上了本校國際法學院的研究生。

2016年,已經工作兩年的丁丁被哈佛大學法學院錄取。

Advertisements

「我從來沒敢想過申請哈佛,是媽媽不停地鼓勵我讓我試試。

我每次遲疑不前時,媽媽都會伸出有力的雙手,護我前行,」丁丁說。

相信所有人看到這個故事都會認為這是奇跡,其實鄒翃燕教育孩子的方法很普通,

但 最可貴的是堅持。

 

更多好看文章,點擊這裏加入我們的社區小組交流

Facebook 留言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