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vertisements


現代人生活節奏快,因爲時間就好比金錢。所以很少人真的能靜下心,去認真看看這個世界,到底有多少美好是我們沒有發覺的。

將曾經荒蕪的500畝山谷變成漫山遍野的花海,引進和自己培育成功70多種繡球花,這聽起來就不是件容易的事。

但來自成都的視覺攝影藝術家孫敏卻做到了, 她造出一片獨一無二的藍紫色花海,飽滿的繡球花點綴在延綿起伏的山谷間,美如油 畫。

Advertisements

繡球花雖然常見,可超過100萬株的繡球一齊怒放,這場景並不多見,再加上穀中參天的大樹,聞香而來的鳥兒,還有傾瀉而下的陽光,這現實版的世外桃源讓無數人為之心動。

他們離開車水馬龍的都市,步入山間,來到孫敏生活了五年的秘境,在花海中起舞,和耳旁的風,眼前的晨曦,還有落日交朋友。

Advertisements

姑娘們脫掉高跟鞋,掙脫掉身處圍城中的束縛,迎風奔跑起來,四周滿是溢出的花香,抬頭便是澄澈的天空,眼前所見一切,真實的讓人熱淚盈眶。

Advertisements

落日之後,大家便圍坐在一起聊天,喝酒,看露天電影,有時到深夜,還不願離去,因為那樣的時刻,實在過於幸福。

「將自己交給自然,去看見世界的 溫柔,愛上樸素的體面和奢侈的清貧」 ,這也正是孫敏選擇到山裡當個種花人的原因,她通過這樣的方式,塑造出了最浪漫的生活美學。

Advertisements

01

北漂的成都姑娘

毅然離開,灑脫歸來

孫敏的身上,有一種很特別的魔力, 她能將萬物的美,通過各種形式傳遞出來。

在成為讓無數人喜愛的「穀主」前,她曾是一位成就頗豐的攝影師。

孫敏大學期間學的是油畫,畢業後在大學裡任教過一段時間。

不過,「安穩」並不是她的訴求, 她渴望更多的經歷,也需要去看見世界不同的模樣,才能不斷的創作。

Advertisements

她毅然選擇北漂,離開成都,踏上了那條充滿未知的路。

一個人在北京的日子比大學任教苦了些,卻也成就了她。

孫敏曾師承時尚攝影師馮海,從恩師那裡她獲得了繪畫之外的藝術滋養,開始探索人物精神的視覺表達。正式出師後,她開始專注於攝影。

Advertisements

那幾年,孫敏拍過很多人,其作品常發表於各類時尚媒體,VOGUE Italy……也為眾多國際品牌拍攝過藝術創意大片。

孫敏照片裡的人總是鮮活又靈動的,她非常善於捕捉細節和用鏡頭講故事,這種「發掘美」的能力也註定了她不管身處哪裡,都能將平淡變成耀眼。

Advertisements

北京很適合孫敏這樣內心柔軟且堅韌,時刻都知道自己要什麼的女子, 明知前方鋪滿荊棘,依然為夢而奔赴,越折騰,她就擁有了更多可能。

為眾多國內國際時尚品牌拍攝藝術大片的同時,她開始不停地輾轉於國內、國際的各個藝術展,忙碌變為生活的日常。

Advertisements

不過,孫敏更希望找到屬於自己的影像風格,她一直在深挖自己對藝術更精確和柔和的表達。

有時候生命總會以不同的方式提出考題,在那幾年中,她在忙碌拍攝的同時也經歷了一些情感和家庭的變故,讓她不得不做出在當時看來並不輕鬆的選擇。

放棄之前的生活,回到成都,一個人重新來過。

那時候應該是一個成長裡低谷的時刻了, 然而她最終還是穿越了眼淚和疼痛看見了新生的自己。

但已經歷盡千帆的人,從來不會任由自己一直墜落。

Advertisements

經過一番掙扎,孫敏決定放下此前建立起來的所有成績,回到成都。

一次離開,一次回歸,孫敏在不斷的打破和重建。

她一路逆流而上,承受得起獨自漂泊的苦,又能放下功名轉身離開,不懼重新來過,更不念過去,只要做出選擇,她就會承擔一切後果。

02

家鄉的新生活

奔赴大自然,療愈疲憊的心

「沉重的事,要輕輕放下。而溫 暖的事,要鄭重舉起」,這是讓孫敏一直深刻記憶的話。

回到成都後,她便決定要去做些溫暖的事。

她和朋友們在成都三聖鄉租下一個院子,開始種花,從歐洲月季到各個品種的繡球,從播種、培育、到花開,孫敏一直守護著它們。

一年四季,一花一木,看萬物安靜生長,見繁花盛開。

孫敏第一次感受到了植物帶來的治癒感,曾經她所感到的困惑,在大自然中都找到了答案。

就這樣, 孫敏一邊學習種花,一邊也繼續著自己的影像藝術創作。

她開始專注於女性群像拍攝,她們之中有作家、畫家、歌手、普通人等等。

孫敏將生命的美感和寬度勾勒的恰到好處,每個人在她的鏡頭中能都找到最真實、又熱烈的一面。

她在探索女性精神視覺表達的同時,也在慢慢療愈著自己。

沒了身在北京的緊湊和拘束,留下的是歲月的溫潤,毋庸置疑,離開名利場的孫敏,更加自如安然。

後來,孫敏偶然間去到離成都1.5小時車程的龍門山,在那裡尋到了無人開墾的荒蕪山谷。

站在山峰高處,她看見夕陽的光肆意灑下,四周是茂密的山林,山中還有一處水草飄浮的藻澤,當微風吹起,大自然的氣息就撲面而來。

風、陽光、山、大樹,眼前的一切,讓她看見了這個世界最寧靜和溫柔的模樣。

那一刻,孫敏產生了一個更加浪漫的想法, 她要將這片寂靜的山谷種滿繡球,餘生,便在這裡安生。

繡球的花語是「愛與永恆」,她想讓更多的人被愛和溫暖包圍,所以決定要將全世界不同的繡球品種都種在那裡。

當大部分人都在為車、房困住時,孫敏跳出世俗的框,將自己交給大自然,去續寫另一種浪漫。

03

隱秘的「鹿野花塔」

造一片花海,去過餘生

來到山谷種花5年,1800多個日夜,孫敏迎著黎明初升的晨光而醒,在漫天的朝霞裡生火做飯。

當然, 更多的時間,她都在與繡球花朝夕相處。

開墾山谷時,她沒有破壞原本的生態環境,紮根在那兒的植物都被完整的保留了下來,而且還得到了精心的養護。

最開始,繡球並不能適應山谷的土壤,每次到花期,都未見怒放,常常是幼苗狀態。

就在這種情況下, 孫敏依然堅持綠色生態培育花種,不使用任何化肥。

她和村民通過改良土壤環境,用草木灰進行堆肥,為土壤提供養料,讓來自世界各地的70餘種繡球得以順利生長。

在這個過程中,村民們還學到了不少培育花種的知識,成了合格的侍花者,空閒時,也常去看繡球的狀態。

尋常日子,連除草這種最累的活兒,孫敏也是親自下場去做,沒用一點化學除草劑,全靠人工一點點去弄。

繁花極美,卻也需要細膩的呵護和培育,這對於第一次種植大規模繡球的孫敏來說,是件比拿起相機拍照難上許多的事。

無盡夏新娘、花手鞠、舞孔雀、萬華鏡......這些顏色各異的繡球因為品種不同,所需的養分、水量都有區別,孫敏記錄著每一品種在花開前的狀態,隨時去跟進。

歷經嚴寒的風霜,受過雨淋、風吹與日曬,那一朵朵的繡球終於怒放。

瞧著大片大片的藍紫色花海如期而來,孫敏欣喜若狂,那種喜悅已經讓她淡忘了三聖鄉院子遭拆除、自己被告知膝蓋受損的糟心事。

曾經讓她走出低谷的院子沒了,但她擁有了更廣闊的山谷,她為它取名為 「鹿野花塔」,花塔是山谷本來的名字,而「鹿野」是孫敏自己想的。

她很喜歡鹿,微博頭像,還有微博名都用了「鹿角」, 鹿有著天生的靈性,它生於野,心卻澄淨,也不喜好與萬物爭搶,跟孫敏的內心剛好契合。

世界之大,她不羡慕遠方,也不困於當下的境遇,她為自己重建了一個由愛、溫暖和自由堆砌的家園,與萬物共生,見繁花齊放。

04

現實版「嚮往的生活」

繁花已開,靜待客來

夏季,往往是孫敏最忙的時候,每 到週末或者節假日,就有不少客人前往鹿野花塔去邂逅她建起來的那片花海。

她會親自接待每個遠道而來的人,為她們介紹繡球花,帶她們去視角最好的拍攝點,晚間還會組織大家看電影。

見到她的人都會親切的稱她為 「穀主」,她們喜歡跟她聊天,也從她身上看感受到寧靜致遠的美。

當然, 更多時候,孫敏的生活裡只有她和那條從村民那收養而來的狗狗。

她叫它「默先生」,它陪她走了一段很孤獨的路,那時候,她的膝蓋因此前長時間的拍攝工作受損嚴重,導致坐了蠻長時間的輪椅。

默先生陪著她一起靜待花開,一起看最美的夕陽,那樣的陪伴,讓孫敏感到很踏實。

近兩年,有不少人跟孫敏提過,可以將「鹿野花塔」發展為露營、野餐等綜合型的戶外場地,這樣容易有流量,但孫敏並不急於擴大規模,她說, 「我是個種花人,先把花種好再說」。

她知道,越是快的東西,越容易跌下神壇,瞬間即逝;

所以她寧願慢一點,再慢一點,讓美好的事物永存下去。

年輕時,與夢為伴,拼盡全力去努力;

當生活的重錘突然來襲,不抱怨、也不自憐,而是瀟灑離開,朝著另一條路緩緩而行。

愛自己所愛,不斷自我滋養和自我成全,走到過人生巔峰,墜入過黑暗谷底,孫敏終於找到了讓心安放的幸福。

「現在,她領悟到原來人可以在緩慢而堅定的做一件事的過程裡,感受到盛大的愛與歡喜!去創造,去付出,定會抵達愛與永恆。她認為,這或許是另一個緯度的幸福。」 

因為, 讓人感到快樂和幸福的事,才是我們一生真正的追求。

 

更多好看文章,點擊這裏加入我們的社區小組交流

Facebook 留言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