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vertisements


「 富有」,不一定是擁有數之不盡的財富,不一定是擁有奇珍異寶。心靈上的滿足,是不管多少錢都換不來的。生命的價值,取決於你的態度,而不是才能。

人受點窮, 特別小時候生活拮據沒什麼不好, 幼時苦日子能激勵人一生奮進。

世上的財產永遠不會絕對平均, 有富就有窮。

Advertisements

哀莫大於心死,

窮莫大於心窮。 心窮透了, 誰也沒辦法救你。

他是我的一個遠房親戚在浙江認的「乾爸爸」, 聽了親戚的講述, 他的故事讓我動容——

翻看手機裡保存的孩子們的照片

他今年已經76歲啦, 仍沒有自己的家庭。 他年輕時不是不想結婚,

只是, 和他相親的姑娘們總是逼他在結婚和救助流浪孩子中二選一,

Advertisements

面對無家可歸或者有家歸不得的孩子們, 他做不到袖手旁觀, 索性打消了成家的念頭。

他叫王萬林, 年輕時曾是杭州市材料包裝廠的推銷員。

當推銷員就得大街小巷到處聯繫業務, 他每天都見慣了四處流浪的孩子,

心裡忍不住牽掛這些孩子:他們吃什麼, 晚上睡在哪裡?

1979年的一個寒冬, 冷風刺骨, 當年35歲的他下班後匆匆往家趕, 經過艮山門車站附近時,

看到一個十四五歲的男孩, 衣著單薄, 六神無主的樣子, 不像在等車。

他忍不住上前詢問, 孩子就嗚嗚地哭了起來。 從孩子斷斷續續的講述中瞭解到,

孩子叫馮玉印,江西德興人,被騙到浙江長興一家煤礦做工,

好不容易扒著拉煤車逃出來,

流落到杭州,身無分文,已經好幾天沒吃東西了。

Advertisements

他把孩子領回家, 洗澡、換衣、做飯。幾天後,又買了火車票將他送回了家。

被救助的孩子如今長得比他還高

孩子的遭遇讓他很心疼。從此,隔不了幾天,他就忍不住要到火車站、汽車站、

廣場這些人多的地方轉轉,只要有衣衫襤褸、眼神迷茫的孩子,

他就忍不住一番詢問,需要幫助的就帶回家中,然後想辦法送他們回家。

Advertisements

其實,他很窮,當年他一個月的工資只有30元錢,還要養活自己和老母親。

為了給流浪孩子買回家的火車票,他曾經一下花掉3個月的工資。

周圍的人們都不能理解他,背地裡說他腦子壞掉了。

善良的母親很支持他。母親告訴他,當年,他們一家人從紹興逃荒去蘇州,

一路上多虧了好心人接濟才能活下來。所以,他一定要做好事,

遇到需要幫助的人伸一把手。母親的話成了他的座右銘,他矢志不渝地去踐行。

Advertisements

70歲生日,孩子們跪謝他的救助之恩

一次,他看到一個小女孩坐在官巷口的街邊哭,他詢問小女孩,孩子說的話他一點都聽不懂。

他只得將女孩帶回家,一住就是兩個月,他多方求助,才知道女孩說的是朝鮮語,

女孩名叫李洪春,是黑龍江人,由於那時沒有手機,通訊並不發達

他好不容易聯繫到李洪春的家人後,給她買了去哈爾濱的車票,

並親自把她送到了中轉的上海車站,讓她坐上開往哈爾濱的火車。

當時杭州到哈爾濱的車票是39元,比他一個月的工資還多。

而2000年,他下崗了。為了掙錢幫助流浪的孩子,下崗後,他到一家理髮店當雜工。

對有家的流浪孩子,他出錢送他們回家,最多自己省吃儉用一陣就能恢復正常的生活。

Advertisements

可是,對那些無家可歸的孩子,他還要考慮孩子們的未來,如何幫他們自立。

到醫院治療眼疾

思來想去,他利用自己在理髮店打工學到的經驗,借錢開了兩家理髮店讓孩子們學手藝。

因為這些流浪孩子的文化素質都不高,學其他東西不行,學理髮上手很快。

Advertisements

如果有孩子不願學理髮,他就出錢讓他們學修車、廚師等技術。

後來,為的幫助流浪街頭了孩子們,他把自己在西湖區學院路

一棟老式居民樓裡面積僅為50多平方公尺的住房作了抵押,貸款60萬元。

現在,他就和不久前收留的3個流浪孩子一起生活,等等他們能自立於社會。

Advertisements

生活清貧,但精神富有

從1979年到現在的41年間,算上現在還與他生活的3個流浪孩子,

他一共收留幫助過527名流浪孩子。而這些孩子中,許多人考上大學、研究生,

那個當年他幫助過的朝鮮族女孩,早已留學美國,在美國有了自己的事業。

如今,他還有幾十萬的債沒還,對此他倒不擔心。因為自己無兒無女,

他到公證處做了公證,等自己百年之後將抵押的房產處置,足以還清債務。

他最大的財富,是幾十年來他收藏的孩子們寫來的1300多封信,它們承載著他的快樂與滿足……

 

更多好看文章,點擊這裏加入我們的社區小組交流

Facebook 留言版